企鹅兰登合并,图书出版业的豪赌

2018-02-04 07:31:08

“这次是正式的,”老阿尔弗雷德·A·克诺夫(Alfred A. Knopf Sr.)上周在推特上说“我们现在是#企鹅兰登出版社” 说话的其实是克诺夫的灵魂化身,因为真正的克诺夫在1960年把他的同名出版社卖给了兰登出版社,于1984年去世,自那以后又“复活”过来很多回,并发表意见这一次他是在庆贺史上最大规模的图书出版合并 这次合并是去年10月宣布的,通过行政审批之后,于今年7月1日完成合并出版美国2/3图书的6大出版社现在缩减为5大出版社据报道,哈珀科林斯(HarperCollins)出版社正在试探与西蒙与舒斯特(Simon & Schuster)出版社合并倘若它们也合并了,那就缩减为四大出版社(另外两家是桦榭[Hachette]出版社和麦克米伦[Macmillan]出版社) 企鹅兰登出版社(“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图书出版公司”)合并的目的之一是应对“传统”出版社受到的前所未有的压力,特别是来自亚马逊的压力——在一场关于电子书定价的反垄断诉讼中,亚马逊获胜了合并也是在如今这个天翻地覆的行业里获取影响力和资金的途径这个结局也许是必然的,但是它造成的结果不容忽视 合并的代价在表面上是看不到的几十家以前独立的出版社被卷入了这场合并:不只是那些还掌握着重要的资源的出版社,比如Anchor出版社、双日(Doubleday)出版社、杜登(Dutton)出版社、克诺夫(Knopf)出版社、Pantheon出版社、G. P. Putnam’s Sons出版社和Viking出版社,还包括一些在历史上著名的出版社,比如Jonathan Cape出版社、Fawcett出版社、Grosset & Dunlap出版社和Jeremy P. Tarcher出版社很多这样的出版社缩减成了子品牌,它们的品牌只出现在图书扉页上,虽然每个优秀的子品牌还带有以往公司的模糊印记,有着自己的使命和鉴赏力 几十年的合并也让作者和消费者付出了代价其中一点就是对作者和代理人的持续控制:大出版社禁止(比如企鹅)或限制(比如兰登)其子品牌为同一本书稿相互竞价那意味着作者能得到的预付金更少了,还意味着他们在获取编辑、营销人员和宣传人员的关注方面的选择也更少了,而那对于把他们的书稿变成有价值的图书十分重要 生存下来的子品牌变得更雷同,都在关注几个大众化的领域,比如励志书、简单易懂的文学小说或者惊险小说“传统”出版社很擅长做励志书:它拥有做调查所需要的资金、控制写作的编辑团队以及在父亲节发行大部头传记的市场营销团队 而在爱情小说、恐怖小说和色情小说之类更商业化的领域,作者们开始通过自助出版取得成功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因为虽说是自助出版,但是通常会有一个代理人,他会召集几个自由编辑和市场营销人员来包装一本书,其中很多人来自不断萎缩的出版社(亚马逊的出版平台主要靠的是包装,也开始进军这些领域) 至于文学小说,更多有趣而奇特的小说可能会在小型出版社出版这类小说曾是著名编辑们最有信心的体裁,比如罗伯特·吉鲁(Robert Giroux)、马克斯韦尔·珀金斯(Maxwell Perkins)和巴尼·罗塞特(Barney Rosset)格雷沃夫(Graywolf)、米尔克韦德(Milkweed)和麦克斯威尼(McSweeney’s)这些出版社都不在纽约,它们可能没有那些精神前辈们的资源,但是它们拥有新主人通常缺乏的东西:个性、使命和专注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现在出版的图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如果因此预测图书质量会整体下滑可能有些荒谬但是出版资源无止境的合并是否最利于文学文化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五大出版社忙着把那些老公司缩减到只剩下品牌名,他们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品牌应该意味着什么有哪个读者能分辨出Pantheon和Riverhead出版的小说的不同仅凭品牌名做不到这一点出版社——现在是子品牌——的价值在于它具有稻草人的作用,能震慑那些自助出版专家:它是守门人在久远的T型汽车时代,守门人们不是组成一个阴谋集团,而是拼命互相竞争 也许现在出版社应该让自己更独特,与消费者联系更密切,以便重振自己的品牌价值他们首先可以查看享有声望的Farrar, Straus & Giroux出版社的那些怪人们的网站,这家出版社一直保持独立,直到1994年被霍兹布林克[Holtzbrinck]出版社收购(霍兹布林克出版社后来买下了麦克米伦出版社,把它在美国的分属机构组成一个集团,以麦克米伦命名)该网站的电子新闻邮件包括作者采访、长篇编辑手记和用户赠刊网站的其中一个开发者赖安·查普曼(Ryan Chapman,他现在供职于多媒体讲故事网站Atavist)告诉我他的模版是独立唱片厂牌 我们需要更多的守门人,他们应该毫不谦虚地宣扬自己的历史和品质“印在书上的新子品牌的独特品质需要经过岁月积淀,”1946年Farrar, Straus出版社的第一本书目上的第一句话这样宣称但是老品牌一旦合并,往往会失去其独特品质甚至连企鹅和兰登出版社也不能幸免他们的临时新商标是个有些尴尬的混合物,没有逻辑可言——一只巨大的企鹅把眼光从一座房子上移开这是视觉上的必然妥协,显示对两家出版社各自独特历史的尊重但是就像一些爱打趣的人暗示的那样,“随意的企鹅”(Random Penguin,“兰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