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大妈恐烧毁多幅失窃名画

2018-03-01 01:24:06

巴黎——奥尔加·多加鲁太太(Olga Dogaru)一辈子都住在罗马尼亚小村庄卡拉卡柳四个月前,她儿子带回家一箱子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在她眼中,这些艺术品已经成了一个诅咒 总共七件艺术品上签着毕加索(Picasso)、马蒂斯(Matisse)、莫奈(Monet)、高更(Gauguin)、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及迈耶·德哈恩(Meyer de Haan)的名字,但她说这是无济于事的她的儿子已经被捕警方怀疑他谋划了一场艺术品盗窃世纪大案:在一个10月的夜晚,无耻地盗窃了鹿特丹艺术厅(Kunsthal)内的经典作品 但是,多加鲁太太认为,如果这些画作不复存在,她的儿子拉杜·多加鲁(Radu Dogaru)就不会受到惩罚所以,她告诉警察说,在2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她把那七件作品——包括莫奈的《伦敦滑铁卢桥》(Waterloo Bridge, London, 1901)、高更的《敞窗前的女孩》(Girl in Front of Open Window, 1898)及毕加索的《丑角头像》(Harlequin Head, 1971)——扔进一个蒸气浴用的柴火炉里焚毁了 多加鲁的供词可能纯粹是编造的,这些作品可能会被发现藏在别的什么地方但是,本周罗马尼亚国家历史博物院(Romania’s National History Museum)的司法科学专家在检查炉中灰烬后,似乎即将证实艺术界最大的恐慌成为现实:她可能没有撒谎 这些作品总共价值数亿美元,但是,对于策展人及艺术爱好者来说,这些作品如果被毁了,损失是不可弥补的 周四,国家历史博物馆馆长埃内斯特·奥博兰德-塔尔诺韦亚努(Ernest Oberlander-Tarnoveanu)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不幸的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滔天罪行已经犯下了,这些杰作都被毁了”他补充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是“对人类犯下了一次野蛮罪行” 毕加索、马蒂斯、莫奈及其他大师的珍贵作品,是怎么在一个有3400人口的偏远罗马尼亚村庄被付之一炬的,这仍是警察试图弄明白的一个问题这次盗窃变成了一个引人瞩目的、错综复杂的谜,突显着高价艺术品诱惑下国际犯罪网络阴谋,以及名作被偷盗后,储存、出售或者处理等方面的巨大困难 在这类引人瞩目的罪行中,包括最近布鲁塞尔机场价值3.5亿美元的钻石失窃案,很多时候盗窃本身往往比处理赃物简单这一点,再加上一个护子心切的母亲,对理解多加鲁太太的疯狂举动是有帮助的,如果她真的烧毁了那些艺术品的话 警方把多加鲁太太炉中发现的灰烬交给了奥博兰德-塔尔诺韦亚努的调查团队,但是,他拒绝透露是否已经确定这就是那些失窃作品所用画布的灰烬他说,“这还需要法律专家来确定” 但是他说,他的团队发现了法国、荷兰、西班牙及其他欧洲古典画家在准备画布时使用的材料,以及“红色、黄色、绿色、蓝色及灰色等颜料的痕迹”这些颜料包括朱砂、铬绿、青金石——一种蓝绿色的铜化合物——以及铅锡黄艺术家在19世纪之后就因为铅锡黄的毒性而不再使用这种颜料了此外,灰烬中还发现了用于固定画布的铜钉和铁钉,是工业革命前的铁匠制作的他说,这些物品几乎不可能是假的 奥博兰德-塔尔诺韦亚努称,另外两件毕加索及马蒂斯的失窃作品是否被毁,则较难确定这两幅作品比其他五幅作品复杂,是用蜡笔及有色墨水在纸上画成的他说,“不幸的是,不可能检查那两幅画的灰烬,因为纸燃烧之后,基本上就纯粹是碳了” 这些失窃作品是荷兰投资家威廉·考迪亚(Willem Cordia)藏品的一部分,只在艺术厅展出了一周就被盗窃警察称,28岁的拉杜·多加鲁带着另外两名男子通过安全出口闯进来,从墙上取下这七件作品这一系列动作在不足两分钟内完成拉杜·多加鲁于1月末在卡拉卡柳被捕 其余的失窃作品有莫奈的《伦敦查令十字大桥》(Charing Cross Bridge, London, 1901)、马蒂斯的《穿着白黄衣裳阅读的女孩》(Reading Girl in White and Yellow, 1919)、德·汉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1890)及弗洛伊德的《闭着双眼的女人》(Woman With Eyes Closed, 2002) 周四,罗马尼亚检察院发言人加布莉埃拉·奇鲁(Gabriela Chiru)称,官方仍在调查多加鲁太太的说法,而且正在等着检查博物馆痕检团队提供的结果据信该调查需要几个月才能完成 由于缺乏确切的信息,荷兰报纸及一些艺术交易商推测,这次失窃案可能是黑社会谋划的,雇佣了这些人作案,窃贼提前就瞄准了目标 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窃贼看起来已经很熟悉艺术厅的安保系统10月16日刚过凌晨3点,他们就让该安保系统失灵了几分钟,在没有触动警报的情况下破坏了一扇应急门的锁博物馆的监控录像系统显示,两名男子在不足96秒钟内进来又离开,背着极其巨大的大背包,里面装着这些作品 鲜为人知的是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罗马尼亚警方称,这些作品在这一过程中进入了卡拉卡柳国家博物馆馆长奥博兰德-塔尔诺韦亚努称卡拉卡柳是“一个偏远贫困的小村子” 1月底,罗马尼亚警方突检了多加鲁太太及几个亲戚和熟人的家 拉杜·多加鲁被捕,似乎刺激了他母亲出此下策多加鲁太太在对警方的声明中说,当她意识到那些作品将被用作对她儿子不利的证据时,她感到惊恐她告诉警方说,当警方在村子里四处搜查时,她到处找地方藏那些作品那些作品都装在一个巨大的塑料袋里 她把它们藏在各种地方,包括她姐姐的家里和花园里然后,她说,她把这些作品埋在了村子的墓地里但她告诉警察,这并没有止住她的焦虑 她告诉警方说,她担心这些作品还是会被发现,“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如果它们不被发现,就没有对她儿子和他的朋友不利的证据了 多加鲁太太在声明中称,她生了一炉子火,到墓地去把画拿来她说,“我把装着那七幅画的整个大袋子,连打开都没打开,直接扔到了炉子里,然后在上面放了一些木柴,放上我的塑料拖鞋,等着它们充分燃烧第二天,我清理了炉子,把灰烬取出来,用手推车运到花园里 艺术厅发言人玛丽耶特·马斯坎特(Mariette Maaskant)说,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