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9小时看雨屋,纽约人疯了吗?

2018-01-03 09:03:48

亚历山大·郭(Alexander Guo)从早晨6点45分就开始在炙热的太阳下等待,等了差不多5个半小时排在他前面的人终于往前挪了三四步 “又开始动了!”郭喊道,“真是奇迹!”20岁的郭是威廉姆斯学院的大三学生,当时是周六上午 从5月12日起,郭和其他成千上万人——艺术爱好者、科技爱好者以及纯粹出于好奇的人——成群结队来到MoMA,就是为了有机会体验一下“雨屋”这是一个临时艺术装置,在这个屋子里,水像雨点般降落,但是感应器感应到有人的地方不会降雨,这给参观者造成一种幻觉,好像他们是在雨点之间行走 这件作品是由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团体rAndom International设计的艺术评论家们对它的态度比较冷淡肯·约翰逊(Ken Johnson)在《纽约时报》上说,“ 尽管‘雨屋’设计巧妙,也很有趣,但是它似乎只能算是巧妙的消遣”但是由于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成千上万张照片——这些照片具有好莱坞式的戏剧化的背光——也因为沉浸式艺术越来越流行,人们为了在里面拍出自己的照片,乐意在90多华氏度的户外站几个小时 “它是纽约人的一个特点——FOMO,”34岁的布莱恩·查昂(Brianne Chai-Onn)说这个首字母短语的意思是“担心错过”(fear of missing out) “很多人有这种症状,”她周六排队的时候说,“就因为这个,我们不想宅在家里” 根据MoMA的统计,非会员在工作日的平均等待时间是4至5个小时,会员的等待时间是2至3个小时,因为后者可以在快速通道排队周末更糟糕,非会员等待的时间可能超过5个小时据报道,有些参观者上周末等了9个小时,比每天的标准工作时间还长 周日,队伍里的第一批人在上午9点半博物馆开门时准时入内但是在半小时之前,博物馆宣布队伍排满了,不能再排了 要等这么长时间,原因之一是艺术家们把装置容纳的人数设定为一次10人——人太多的话,感应器会让整个降雨停止,另一个原因是很多参观者不理会博物馆礼貌的请求:只能体验10分钟该博物馆称,到目前为止,约有55000人体验过“雨屋” 这些长队似乎无法用理性解释,甚至花时间排队的人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人们愿意等这么长时间肯定有原因,”24岁的西尔瓦纳·费尔南德斯(Sylvana Fernandez)说她住在布鲁克林,已经等了大约4个小时 61岁的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是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一名资深研究员,上周四上午她等了两个小时,那是她第三次试图观看这个展览了她说,MoMA对待参观者像对待“牲口”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能提供一个预约系统,”加勒特说她住在布鲁克林“而且现在是7月份!有些人在人行道上都快被晒化了”后来她说虽然这个装置让她印象深刻,但是这种经历让她很失望 但是据MoMA称,至少有四对情侣在雨水的包围下订婚了周一,27岁的婚礼摄影师斯科特·米拉姆(Scott Milam)把交往了15个月的女友莫莉·考德威尔(Molly Caldwell)从菲尼克斯带到这里,向她求婚米拉姆后来说,考德威尔“一直坚信她结婚那天会下雨”,“我在Instagram上看到 ‘雨屋’后被深深打动了,心想‘天哪,我不能保证她结婚那天下雨,但是我能保证向她求婚那天下雨’”她答应了他的求婚 随着7月28日结束日即将来临,等待的时间可能更长,rAndom International studio的两名成员汉内斯·科赫(Hannes Koch)和佛罗莱恩·奥特克拉斯(Florian Ortkrass)上周从他们位于伦敦的工作地飞往纽约,会见MoMA的主管们艺术家们想保持这件作品“冥思”(科赫的话)的一面,坚决反对任何强制性的时间限制最后,MoMA没有做出任何官方的改变 “排队应该是这件作品的一部分,它应该是一种社会体验,”科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但是他又补充说,“我们必须让排队不那么痛苦” 为了加快速度,MoMA为那些只观看但是不在雨中嬉戏的观众设立了专门的队伍这个队伍周末的等待时间大约是40分钟 MoMA的大堂会员主管戴夫·班尼特(Dave Bennett)说,不管哪个观众观看时间超过10分钟,我们都会在他/她肩膀上“友好地拍一下”但是有几个参观者说他们感觉被搞得十分匆忙 “人们等得越久,就越想多待一会儿,”班尼特说,“这是个恶性循环” 28岁的塔尼娅·马尔多纳多-图米(Tanya Maldonado-Toomey)来自曼哈顿,她等了4个小时,但是离入口还很远,她宣布:“我要在里面待一个小时”正好印证了班尼特的话 MoMA之前就隐隐感到观众的需求会很强烈:“雨屋”去年秋天在伦敦首次露面的时候,等待时间最长达到了12个小时但是,科赫说:“那是在大不列颠人们喜欢排队他们跟雨有一种特殊的联系” 在伦敦,“雨屋”是免费的,平均参观时间是7分钟在MoMA,门票是25美元,有些人停留了45分钟 很多看过展览的人对它迷惑不解 48岁的建筑师柯尔斯顿·索福特(Kirsten Thoft)的评价跟很多人不谋而合:“我不确定它是艺术”对此,她的丈夫、49岁的计算机科学家泰德·纳多(Ted Nadeau)回答说:“它是很受Facebook欢迎的艺术” “雨屋”是在纽约举办的一系列与观众互动、讨观众喜欢的艺术展览中最新的一个这个系列包括西野达(Tatzu Nishi)的“发现哥伦布”(Discovering Columbus),其中哥伦布广场的雕像被一个临时公寓包围;安娜·汉密尔顿(Ann Hamilton)去年冬天在派克大街军械库做的42个秋千装置作品;卡尔森·胡勒(Carsten Höller)2011年在新艺术馆(New Museum)做的102英尺长的滑梯和水箱,鼓励观众在里面裸体漂浮2010年在MoMA,人们排队等几个小时,就是为了从一张桌子对面凝视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 “‘一生只有一次’这个说法在宣传语中已经被滥用了,但是在这个领域还真是这样,”公共艺术基金的总监尼古拉斯·鲍姆(Nicholas Baume)说他是“发现哥伦布”的制作人“我们谁也不会再有这样的经历” 周六下午排在队伍最后的是65岁的西娅·基林(Thea Killeen)和她16岁的儿子奥利弗(Oliver)他们从布法罗市南部的家里出发,开车7个小时来到这里 他们在“雨屋”里仅仅待了15分钟,该展览就在5点30分结束了 奥利弗说他一到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