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罗琳新作:谋杀案的破解与大侦探的诞生

2017-11-02 01:03:11

罗伯特·加尔布雷思(Robert Galbraith)的侦探小说《布谷鸟的呼唤》(The Cuckoo’s Calling)几天前被发现是由《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作者J·K·罗琳(J. K. Rowling)化名创作小说并未向读者提供关于作者真实身份的更多信息书中没有巫师、女巫或摄魂怪;情节里也没有魔法和巫术的痕迹相反,这本书发生在麻瓜遍布的伦敦,主角是个不修边幅、科伦波(Columbo)式的侦探,名叫考莫伦·斯特莱克(Cormoran Strike),他接下一桩案子,从而卷入一个由超级模特、摇滚明星、电影制作人和趋炎附势的名人妻子们组成的世界 J·K·罗琳 Debra Hurford Brown 不过,小说中仍然有些东西可能会让某些读者怀疑罗伯特·加尔布雷斯的背景,至少不像书封上的作者介绍中所说那样简单——介绍中说他是个保安专家,曾在皇家军警队及其特别调查部门工作毕竟,有多少退伍军人会不写他们在阿富汗的英勇作战经历或者受训成为法医的经过,而是娴熟地描写高端时尚呢——书中形容一件卡沃利长裙“有着粘稠毒药般的绿色”,还有Ossie Clark古董帽和带有定制印花的“可拆卸丝绸衬里”的“时髦手包” 也就是说,罗伯特·加尔布雷斯写了一部非常有娱乐性的小说,比罗琳女士在2012年推出的缺乏活力的小说《偶发空缺》(The Casual Vacancy)更有趣,更引人入胜更好的是,他还塑造了迷人的主人公斯特里克,肯定会成为其后许多续作的主角《布谷鸟的呼唤》不像《哈利·波特》,需要罗琳发挥惊人的创造才华,虚构出一个想象中的世界,拥有自己的仪式和规则这本书不如罗琳之前的作品那样深刻和雄心勃勃——它也没有这样的打算 哈利·波特系列的主题是善恶之争,以及纯真的丧失等关于道德与自由意志的重大主题;而《布谷鸟的呼唤》毫无疑问是关于更世俗的问题,比如中年危机、阶层妒忌和当代伦敦的社会人类学它嘲讽这个城市拜金世界中的上层人士,揭示名人与名声带来的压力(罗琳和哈利·波特在某种程度上都对这种压力略有所知) 在创作哈利·波特系列时,罗琳似乎借鉴了不少文学名著,把它们变成自己的东西,从古代神话到《圣经》,再到莎士比亚、托尔金、Oz国故事、《星际迷航》(Star Trek)和《星球大战》(Star Wars)在《布谷鸟的呼唤》里,罗琳——哦,是加尔布雷斯先生——似乎同样研究了侦探小说,就算不完全是她的首创,也算是把这一类型中的常规变成了展示她的讽刺视角(这一点在《哈利·波特》系列中主要是通过对“魔法部”的官僚作风和自吹自擂中展现出来的)与讲故事天赋的工具 《布谷鸟》一书的主角斯特里克是个粗壮的男人,有着“高耸的前额,宽大的鼻子和浓密的眉毛,好像打拳击的青年贝多芬”,他是个作风有点老派的私家侦探,一个运气不佳的铁汉,对人生几乎抱有存在主义态度他有点福尔摩斯的英式作风,在破案时使用逻辑和推理揭开谜团,而不是采取人身恐吓的方式我们会读到,斯特里克是一个摇滚明星与“骨肉皮”女友的私生子,母亲死后他就参了军,在阿富汗失去了“半条腿”最近,他的人生可谓跌落谷底:他的私家侦探生意进入了经济上的绝境,长期女友夏洛特和他分手了;他住在办公室里,睡行军床,吃汤面维生 突如其来的两件事改变了斯特里克的运气,也为这部小说拉开了序幕:一个聪明漂亮,名叫罗宾·艾拉科特(Robin Ellacott)的临时秘书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充当他的助手;约翰·布里斯托(John Bristow),一个似乎很有教养但神经兮兮的客户走进他的办公室寻求帮助布里斯托的委托是:证实与自己异父异母领养的姐妹——艺名“布谷鸟”的名模露拉·朗德里(Lula Landry)死于谋杀而非自杀 在《哈利·波特》小说里,罗琳学会了如何一边展开故事,一边补全人物过去经历的细节,同时又埋下大量线索(以及误导读者的情节)在这本小说里,罗伯特·加尔布雷斯也设法做到同样的事(但是没有“冥想盆”之类魔法记忆道具帮忙)露拉从她在梅菲尔的豪华“五星级”公寓阳台上堕楼而死,随着斯特里克的调查展开,我们渐渐了解到更多露拉的往事,乃至斯特里克的往事,以及他们的人生如何渐渐有了交集 露拉的形象一开始有点像凯特·摩斯(Kate Moss)的卡通版:出没夜店的世界名模,身边总有大量狗仔围绕,是众多高端时尚设计师的缪斯,也是许多流行歌曲的主角她甚至有个吸毒的摇滚明星男朋友,名叫埃文·达菲尔德(Evan Duffield),和一度追求过摩斯的皮特·多赫蒂(Pete Doherty)很像 渐渐地,斯特里克重现了露拉在人生最后两天所做的事,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形象开始变得更加丰满此案的证人与主要嫌疑人们也开始从陈旧普通的类型(就是小报、肥皂剧和伊夫林·沃[Evelyn Waugh]小说里那种人物)演变为更加完整的人物,变成一个个脾气古怪、任性、工于心计、唯利是图或虚伪的人 登场的有露拉在疗养院里的神秘伙伴罗切尔(Rochelle),以及她的设计师朋友盖伊·索梅(Guy Somé)索梅在为公司制作的一则著名广告里把露拉和她的模特朋友西亚拉·波特(Ciara Porter)塑造成黑天使形象她的托尼叔叔(Uncle Tony)是个下流的种族主义者;养母伊维特女士(Lady Yvette)身染重病、毒瘾缠身;生母玛琳娜·西格森(Marlene Higson)眼里只认钱然后还有她公寓的邻居们:著名的美国说唱歌手迪比·马克(Deeby Macc)、讨厌的电影制作人弗莱迪·贝斯蒂戈伊(Freddie Bestigui)和正与他分居的妻子坦西(Tansy),坦西说自己目睹了露拉跳楼 《惊魂记》(Psycho)式的解释性结尾令《布谷鸟的呼唤》略为失色——斯特里克在最后阐述自己如何把所有的证据拼凑到一起,锁定了杀害露拉的凶手但该书大部分叙事手法都带有推动情节的悬疑效果更重要的是,斯特里克和罗宾确立了永久搭档关系(有点像罗宾之于蝙蝠侠、诺拉之于尼克、萨兰达之于布罗姆科韦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