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怪诞”成为一种装饰风格

2017-10-04 07:22:46

一截假腿杵在屋子的进门处,一只特大的医用人耳模型摆在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品牌的餐桌上,还有一个被当作猫窝用的金属嘉年华小丑头像这样的家居设计,真是很难定义它的风格 在艺术摄影师阿尔内·斯文森(Arne Svenson)坐落于翠贝卡(TriBeCa)的复式公寓(loft)里,还有各式各样再加工过的动物小摆件,比如覆在香烟盒上的狮子皮和斑马皮,或是一小段被当成装饰品的直立斑马腿——只要想到那玩意一定曾在大草原上到处蹦跶,就会觉得它未免精致得吓人,哪怕最后那次奔跑很可能是以失蹄告终的 “它们是我从斯图尔特·格兰杰(Stewart Granger,英国演员——译注)的女儿那里得到的,”斯文森说他是个深谙黑色幽默的人,刚出了一本新影集《走失》(Strays),里面拍的都是小猫的照片——幸好,是活的小猫“他(指格兰杰——译注)在诸如非洲这样的地方拍了很多惊险传奇类的电影,每次收工后就去打猎,看到什么射什么” 斯文森与室内设计师查尔斯·伯克哈特(Charles Burkhalter)住在一起当你进入这栋2000平方英尺(约合185.8平方米——译注)的复式公寓,越往里走,你就越会觉得有趣有一对罩在玻璃罩里的中国夫妇人头蜡像(斯文森喜欢玻璃罩);在一幅封在玻璃罩内的海景立体模型中,有一只海豹宝宝的填充标本,摆了一个被斯文森称为“请别撞到我”的姿势;此外还有许多其它被制成标本的生物,包括一只沙袋鼠、一只爪子里抓着只兔子的老鹰,以及一只巨大的狮子脚掌,脚上的爪子都完好无损,令人触目心惊 屋里至少有一打动物模型,其中很多都是古董级的虽然斯文森喜欢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风格,但有些东西连他都觉得太破旧了“以前我们有一只6周大法国小猫的标本,”他说,“但是后来,塞在里面的法文报纸碎片开始从它胸口漏出来,上面写着‘Mais non!(“但不!”——译注)’所以我现在已经把这个可怜的东西装进Ziploc密封袋了”  当年届60的斯文森被问及工作时,他会将自己描述成一个肖像画家但他肯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肖像画家他的摄影作品已在很多画廊展出过,其中有20世纪初时罪犯肖像照的废底片,也有被咬得面目全非的宠物玩具,还有患了孤独症的儿童斯文森说,自己做过的最有挑战性的一个项目,就是拍摄用来确认受害人的面部复原图,因为那些受害者的尸体往往已经无法辨认了斯文森拍过50幅这样的复原图,包括在墨西哥华雷斯(Juarez, Mexico)发现的六具尸体的 这个艰巨的项目完成后,斯文森需要换换感觉于是,他的作品商开玩笑地建议说,可以拍一拍小猫一开始,斯文森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但当他在一位拯救流浪猫的朋友家里试拍了几组照片后,就改变了想法(他的这一主题的摄影集已由Siman Media Works出版社出版,收录了1000幅照片) 斯文森和59岁的伯克哈特在一起生活已有34年1993年,他们用10万美元的价格(约合人民币61.3万元)买下了这套空荡荡的公寓而现在,家里有了两间浴室、一间伯克哈特的办公室、一间斯文森的工作室,还有两间起居室和一间卧室作为对伯克哈特的妥协,卧室里没有摆放僵死的动物伯克哈特说,有时候自己睡觉时也得睁一只眼 于是,话题又转回了斯文森的风格上 “我倒是认为,屋里的摆设已经很少了,或者说摆得很稀疏,”斯文森说道,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这话连你自己都不信吧”他的伴侣反唇相讥 斯文森继续说:“查尔斯是最棒的设计师他允许我达成每个心愿,而后他会让这栋房子具有审美上的愉悦感” 可是,为何要在进门处放上一条假腿呢又为什么要在餐桌上放一只巨大的耳朵 “这些东西在我看来都是很奇特的,”斯文森说,“屋里的每件东西,都能让我编个故事出来” 那给我们说说假腿的故事吧 “那条腿总令我着迷,”斯文森说“因为我觉得那是20世纪40年代的物品,而且肯定是女人的腿我看着那条腿时,就像看到一位或许是来自海伦·莱维特(Helen Levitt)所拍照片里的女人我看见一位就住在纽约廉租公寓里的女人,吃力地爬着楼梯,因为她住在三楼或四楼,而且她独自生活,因为她只有一条腿我看见她上楼下楼、上楼下楼那就是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