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如何设计《怪兽大学》卡通形象?

2018-01-01 11:13:51

在2001年的喜剧片《怪兽电力公司》(Monsters, Inc.)中,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 Animation Studios)设计了各种黏糊糊的、可怕的、逗人喜爱的、毛茸茸的或者歪歪斜斜的生物,来当怪兽故事中的居民,这些怪兽利用人类尖叫的能量为他们的城市供电如今,这部电影的前传《怪兽大学》(Monsters University)于6月21日上映(指北美公映——编注),把其中人们熟悉的主人公——矮小、绿色、独眼的麦克(Mike)和他高高的、毛茸茸的伙伴萨利(Sully)——带回了学校 这所大学里还有几个有趣的新人物,但是其中最令人好奇的是阿特(Art),他是一个有着紫色长毛的、嬉皮士式的怪兽,主修新世纪哲学在麦克和萨利加入的男生联谊会Oozma Kappa(“我们OK!”)中,阿特是个格格不入的人 他身体宽大,站着的时候像彩虹,他是那种会写心情日记的人,会兴奋地“跟你一起大笑,也会跟你一起大哭的人”从阿特的体型,到他无忧无虑的性格,到他走路(惊恐时的)的姿势,阿特的设计难度很大 电影制作人们努力根据大学生的类型来设计里面的人物,比如运动健将、酷小子和书呆子但是这部电影的导演丹·斯坎隆(Dan Scanlon)在加利福尼亚州埃默里维尔市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总部通过电话说:“我不知道阿特是哪种类型他很神秘后来我们以一种奇怪而神奇的方式设计出了这个角色我们意识到它自成一格” 下面是对阿特形象演变的回顾,由斯坎隆、绘图艺术家克里斯·佐佐木(Chris Sasaki)和制作设计师里基·涅尔瓦(Ricky Nierva)讲解 扩展概念 斯坎隆最初想把阿特设计成戏剧系的学生所以佐佐木先画了一些像右图这样的草图,阿特看起来更像戴着围巾的短吻鳄“一开始我们设计的是这个长条形的、胸部高挺的人物,他更戏剧化、更夸张,”佐佐木说但是故事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阿特变得更神秘了 “我设计的时候遇到了很多挫折,因为我们不知道从何设计,”他说,“我记得自己闹着玩的时候,画了个字母A,在中间画了两个圆点当眼睛我想,嘿,这个有点好玩也许他就长着两条腿”这个草图是那个形象的最初版本“我想,有这样的腿,他走路的时候一定能做出非常滑稽的姿势,观众看着也一定觉得很有趣” 软芯铅笔,弹力十足 斯坎隆画的这些铅笔素描是为了更好地表现阿特更多样化的动作和他的目的这些素描帮助创意小组想出一些可能的动作 在有一幕里,他把自己蜷成一个圈,像轮胎那样滚着走在另一幕里,他把自己伸展成一根长线,这样他能在床底下滚动 “我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向克里斯或里基这样的人解释每个角色的特点以及他在故事里的用意,”斯坎隆说,“我最了解这个故事需要什么的人物我们有伟大的艺术家,他们能设计出迷人的角色我让他们知道需要创造什么样的角色,并启发他们去创造” 弦外之音 当Oozma Kappa的成员有被逮捕的危险时,阿特尖叫道:“我不能回去坐牢!”像这样的俏皮话到处都是,使这个人物显得更加复杂,更加扑朔迷离 涅尔瓦用记号笔画的这个粗糙的草图,是最早通过的造型,努力捕捉阿特古怪而难以捉摸的天性 “我本来认为他应该是一直在掉毛,”涅尔瓦说,但是他补充说,“我们放弃了这一点,因为你不想让它到处留下毛发痕迹从技术上讲,这是个难题” 他说,当技术部看到那幅画后,他们有点紧张“我还拿他头上那撮毛做文章,真的让它更难处理了” 最后成形 美术指导戴斯·堤(Dice Tsutsumi)画的这幅画是设计师们所说的“粗糙色彩版”它是角色最后定型时的一个版本,完全用粘土做成雕塑,作为初步设计模型“你要再研究一下颜色和毛发,”涅尔瓦说 堤先生提议把阿特画成紫色的,而条纹的想法来自佐佐木“我记得想做条纹是为了从某种角度看像无脚跟短筒袜,”佐佐木说,“所以我把条纹加到了毛发图案中” 整个设计过程中唯一没有变的是阿特的大嘴,它占据了脸的很大一部分创意团队不想让它的牙齿太锋利 “我们想让那些牙齿感觉不那么可怕,还有点可亲,”佐佐木这样解释这些牙齿圆圆的外形,“我们想让它们不那么对称,分不出哪个是中间那颗牙” 运动中的怪兽 在电影中,阿特毛发浓密,特别是脚上,毛上有不同颜色的小斑点他的站姿、运动和胳膊有3个灵感来源 第一个灵感来源是异想天开的表演团体Mummenschanz“我给丹看了YouTube上的一些视频,其中有一场表演,有一个人站在一个巨大的螺旋管里,”涅尔瓦说,“那个管子的形状是一个玩大球的人物” 另一个灵感来源是《布偶大电影》(Muppets)像那些人物一样,皮克斯想让阿特和其他怪兽吸引人,可接近,不太可怕第3个灵感来源是《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的短剧里克里斯·法勒雅斯(Chris Farleyas)扮演的励志演说家马特·福利(Matt Foley),他住在“河边的一个房车里” “是克里斯·法勒雅斯站立的姿势启发了我们,”涅尔瓦说,“他讲道理的时候,把两条腿分得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