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缺德时代 有背景的人都被冤狱要「滚钉板」

2018-01-01 18:03:26

残酷社会逼出的「邪招」 四月份的中国大陆有几项重大新闻,如禽流感衍变到可能人传人、上访母亲唐慧行政官司一审败诉、中共高层决定自上而下地整风,等等但最具分析意义​​的莫过于某家中共在港喉舌炮制的假新闻,先被新华社转刊,而后又被后者指为假新闻假新闻刚出,就有中央党校高出镜率的邓姓教授以此为背景,撰文要求官员们学习总书记坐出租车的亲民动作,以实现党与群众的密切联系,云云   也许不该过责党校教授,因为党校毕竟有权力批发功能,更何况习近平又做过校长呢!那里的学者们谁不想一言获幸、大得君恩?邓教授此举也非先例,同样也没有自我否定并向社会致歉在重庆「黑打」最疯狂之际,中央党校的林姓教授发表文章吹捧薄熙来,更指责那些质疑「打黑」的人心理阴暗「打黑」变「黑打」违法内幕爆出,林教授避而不谈,但仍指点江山般地大谈反腐倡廉 习近平坐出租车「微服私访」的假新闻究竟如何发生的,无论首发港媒还是转刊者新华社均讳莫如深,尽管假习已经在网络上自现真身依我的理解而言,司机可能是假新闻的策划人之一,原因则在于出租车行业太苦,试图引起最高领导人的关注至少新华社转刊的当天,网易新闻刊发了北京出租车行业即将降低「份子钱」的报道 泊头冤民跑陕西碰机会 我对出租车司机的猜测没有恶意不管猜测是否被证实,平民百姓解决困苦之难,使他们不得不千方百计寻找「通天」的机会,​​即使出「邪招」晚清发生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例是很好的教材,更因同名电视剧热播而影响了百姓行为方式我被迫关注的一个遭受司法不公侵害的案例,颇有「杨乃武与小白菜」意味,但不是风月之事而为受司法不公伤害 之所以说我「被迫关注」这个案例,是因为近一年的时间我不再做明面上的维权事务一方面,诸级别庸官滥吏面目实在可憎,跟他们面对面交涉,我心理上承受不了;另一方面,维稳当局费尽心思威胁我的亲人,我不得不做出妥协以换取亲人的安全就是这样,还有些确有难伸之冤的百姓通过七扭八拐的关系找上门来比如绳先生(暂不便公开真名,「绳」为其姓名中间字,泊头本地人),他先是在与我的乡下某位族爷闲聊中听说我如何有才、有胆识帮穷百姓打官司,而后通过其内侄找到后者的同学、我亲外甥,再登门来求我对于绳的案例,我能帮的是分析败诉在何处,以及写包括申诉状在内的一些材料至于做代理人出庭可能的再审,我不能保证,因为我的政治异见身份是法院顾虑的重要因素,或会因此不批准我出庭 绳先生与我初谈时,自己说要学杨乃武姐姐惊动「老佛爷」,我则理解为设法与习近平挂上钩这不是我刻意发挥,因为在初谈之后我又接过他数次电话,其中一次是从陕西打来的,另一次是在河南洛阳在陕西,绳先生找到了习近平插队照片上一个人,姓梁,希望梁帮他把材料递给习近平但是,梁说自己「不管河北闲事儿」绳先生另辟蹊径跑到河南洛阳,恳请《名人传记》杂志社联系一位身在北京的作者,原因是该人写过探望下放劳动中习父(仲勋)的文章尽管通过杂志帮助绳先生与该人建立了电话联系,但是,「递一份材料」的愿望至今仍未实现 官场陋规逼百姓「滚钉板」 按我做维权事务的经验,要使问题有个初步答覆,写带感情色彩的长篇大论是不行的,必须做成简报性质的东西,最好一页纸、五百字以内绳先生费尽心思与习近平挂钩的「简报」是我写的说来绳先生的社会关系也不简单,他某位至亲关系人是全国有名的法官,还是一部赞扬爱心法官的电影原型人物 在诉讼过程中,有三个有权力的人士帮助过绳先生三人分别是有现任全国人大代表身份的北京某女法官,国家最高司法部门之一的某机构政治部主任,名为群众团体而实为重要领导人培养机构的秘书长还有,一位资深法律从业人士帮绳先生写了一份长达四千字的上访材料(写给全国人大与政协领导),名曰《一份荒唐至极、匪夷所思的民事判决书》绳先生将此件让我复印参考,我看后,告知他整个材料从专业角度讲,就一句话有用,是为天津一审法院在证据采纳方面违法 绳的民事案件一点不复杂,只是天津一审法院设定法庭调查重点时,有意回避他的主张而致败诉;二审的天津某中院也依样画瓢,裁决他败诉他的至亲关系人及其同事以官场经验劝告他:「不要申诉了,对方肯定在天津高院有过硬关系,天津高院的人与中央哪个大人物有关,你也弄不清」也正是这个说法激得绳想「滚钉板」,依此与当下「老佛爷」习近平挂上钩 所谓滚钉板,是上述电视剧里的一个情节──大清刑部为考验杨乃武姐姐的告状决心,在刑部大堂门口放上钉板,要是后者敢倒身从钉板上滚过去,才受理其申诉滚钉板的最终效果是惊动老佛爷,从而使案件得到最高权力人过问 国家缺德让我失愤懑 本不复杂的绳先生民事诉讼,由于司法腐败而形成复杂的上访事件及托人活动,让我悲凉难已:有如此背景且动用了对老百姓来说是重要官场关系的人,都打不赢有理的官司,何况绝对的平头百姓乎?! 回到总书记坐出租车的假新闻话题,我在网络社交平台也发表过意见,指出三点:其一,习题字若真,该有落款;其二,习向司机自报家门,太乏常识;其三,司机应当手机拍照,乃至与习合影有网名「风雨梧桐」的人(与我一样,亦为网易微博达人)回覆说:「先生,这不等于说:党政机关、中央喉舌、干部群众都集体缺心眼了?病都犯到这份上了,咋整?」 在我看来,这个国家的病态远不止此,因为百姓抱定「滚钉板」的决心来争取「老佛爷」的关注,能说是习近平一个人的人性之耻吗?这个国家太缺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