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系官员热衷下海:处级以上年收入轻松过百万

2018-02-03 03:02:43

“下海”一方面是缘于经济收入,处级以上的监管人士去金融机构任职,年收入轻松过百万另一方面则是职业发展,不少监管人士多少都有在金融业机构从业的经历,在监管体系呆了多年,有机会还想再回去做做实务 “在改革开放之际,我们来到了广东我们为赚钱而来,虽九死而不悔;我们为了美好的生活而来,虽九死而不悔我们要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创造财富”在电视剧《下海》中,陈志平一家一起朗诵这份宣言 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国务院修改和废止了400多份约束经商的文件,大批官员和知识分子“下海”投身私营工商界,成就了一批风流人物 而如今,在全面深化改革之际,一批银监系官员“下海”投身金融机构,充分运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力量,在市场中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2013年以来,银监会已经有包括法规部主任黄毅,银行监管三部原副主任张霄岭,组织部原部长、人事部主任吴跃等多位司局级官员到金融机构担任高管 上周五,招商银行(下称“招行”)发布公告,银监会消费者保护局局长刘元将加盟招行担任监事长,但任职资格尚需报银监会核准此外,本报记者获悉,深圳银监局局长熊良俊或将接替汤小青任招行纪委书记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伴随着民营银行的出现,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监管人士又多一个新的职业路径例如,银监会创新部前副主任尹龙曾出任民生电商董事长,深圳银监局原政策法规处处长秦辉出任腾讯前海微众银行副行长等 个人选择,非组织安排 盘点近几年银监会官员“下海”,商业银行以及脱胎于银行业机构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是出镜频率最高的“下一站” 例如,2012年10月出任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裁的柯卡生就为银监会非银部原主任;2014年4月出任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党委书记的吴跃为银监会组织部原部长、人事部主任 事实上,一直以来,一行三会的监管人士去金融机构任职并不鲜见某位曾在监管体系任职的股份行高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监管人士去金融机构任职,根据权限如果是局级应该是中组部统一管理,需要上面审批,而处级以下只要双方沟通好就行 “但不同的监管部门规定也不同”据该高管介绍,例如证监会*就规定在一定的期间内不能去所监管的机构任职,比如机构部的不能去证券公司,基金部的不能去基金公司 但他表示,银监会就没有类似的规定,如监管股份行的部门人士还是可以去股份行任职,地方银监人士多选择去总部在当地的银行或者城商行等例如2012年8月出任农行副行长的楼文龙,原来正是北京银监局局长、党委书记 某国有大行深圳分行管理层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种“下海”去金融机构任职基本都是个人的意愿和职业选择,不是组织上安排除了银监会,基层银监局人士去金融机构任职的情况就更为常见了 但该人士认为,基层银监局的人士大都去向本地的金融业机构,尤其是股份银行和地方性银行也愿意找监管人士任职,一是监管部门人的素质都很高,二是他们有人脉好办事,尤其是刚设立的金融业机构 以深圳为例,深圳银监局前副局长袁捷去了深圳农商行任副行长,原政策法规处处长秦辉去了前海微众银行做副行长,现局长熊良俊可能去招行任纪委书记等 谈及监管人士“下海”的动因,曾在监管体系任职的股份行高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一方面是经济收入,去金融机构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处级以上的监管人士去金融机构任职,年收入轻松过百万 “而另一方面则是职业发展不少监管人士多少都有在金融业机构从业的经历,在监管体系呆了多年,有机会也想再回去做做实务,这也是职业发展的正常路径”该高管表示 哪些人最受欢迎 百万年薪纵然诱人,但这样的机会也并非常有 上述某股份行高管告诉本报记者,金融业机构作为一个商业机构在引进人才的时候肯定会综合衡量,毕竟提供那么高的薪酬和职位,不会仅仅因为你在监管体系任职过就聘用你 “监管背景固然很重要,但专业素养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尤其国内的银行业从改制上市以来,都在努力摆脱行政色彩,更注重市场化运营,所以有过金融从业背景的监管人士会更加受到金融机构的青睐”该高管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据他介绍,如果没有在业界呆过,即便是在监管体系镀过金,去了金融机构也是以行政岗位为主,如办公室主任但是如果有专业的从业经验,通常都会在金融机构的业务岗位任职,例如风控、财务、审计、合规部门等 例如,银监会监管二部原处长方伟,于2012年加入浦发银行合规部担任总经理兴业银行审计部、广东华新银行、光大银行小企业办等也均有相关高管来自银监系统 而最近传出消息将去华夏基金担任副总经理的银监会银行监管三部前副主任张霄岭也是一个典型案例从银监体系转投基金公司分管国际业务,尽管看似跨度很大,但从其过去的履历来看这正是张所熟悉的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在美国获得经济学硕士和金融学博士学位后,张霄岭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做经济学家,当时主要从事金融市场宏观经济和境外衍生品方面的研究此后,他还曾在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负责信用衍生品交易风险方面的工作 2009年8月,张霄岭通过“千人计划”回国后,任中国银监会监管三部的副主任,其主要负责在华外国分行的监管工作、参与制定中国银行业的相关法规和政策 “下海潮”来袭 如果说以往银监会官员的“下一站”选择颇为有限,那么,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和民营银行的出现,他们又多了一些新的职业路径这其中最为知名的莫过于2013年,银监会创新部原副主任尹龙出任民生电商董事长 在银监会从事多年金融创新、理财、金融衍生产品、电子银行等业务的专业监管工作的尹龙“下海”一度备受关注一方面是由于互联网金融发展势头正劲,另一方面监管人士去这类新业态的公司并不多见 除了互联网金融企业以外,今年3月份银监会披露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7月份三家民营银行正式获准筹建民营银行试点在一年之内的快速推进,也成为监管人士“下一站”的新选择 7月,央行*上海总部前副主任凌涛在退休前一个月突然“裸辞”,《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令他放弃央行干部各种退休福利的正是均瑶和复星共同发起的民营银行据知情人士透露,凌涛正是奔着该民营银行董事长而去 而另外一家,腾讯发起的前海微众银行同样找了监管人士加盟一名熟悉秦辉的旧部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前海微众银行主要是看中其丰富的银行和监管部门从业经历 据该人士介绍,秦辉从银行基层做起,谙熟银行业务,历任农行一级、二级支行行长,也曾在农行的分行、总行工作多年随后,他离开业务条线进入监管部门,调任至中国人民银行*银管司 在银监会与央行“分家”后,秦辉便前往新成立的银监会任职直至今年其间,他曾在银监会、北京银监局、深圳银监局工作,主要参与、负责政策法规、银行准入方面的事务 深圳银监局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事实上,除了政策法规处处长一职,秦辉还身兼业务创新处处长并且作为监管部门的代表,秦辉从最初便开始参与腾讯民营银行的申请、方案制定等工作,对于整个情况本来就非常了解 对于这些新兴的金融业态和创业型的工作机会,某银监会人士认为“很心动”,但另一方面潜在的风险也不可忽略:首先这些新型的机构如民营银行本身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其次是官员“下海”对市场运营的适应也是需要一个过程 事实上,上述银监会人士的担忧已经成为现实就在前不久,均瑶和复星共同发起的民营银行还未完成招兵买马便传出了散伙的消息而去年刚刚上任三个月便闪电离职的尹龙,据称是由于其原有构想难以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