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与中共政权的经济恋爱之终结

2019-05-08 03:18:00

当美国《时代周刊》的专栏作家佳士汀·福克斯(Justin Fox)四年前作为《财富》杂志的记者去中国的时候,他就对西方大公司的总裁们对中共如此不顾原则、卑躬屈膝,“近乎小狗般的痴迷”,而感到迷惑不解这个职业记者的直觉是对的,西方公司高管的行为,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的利益,还助纣为虐、伤害了全社会的道德基础 经济恋爱之终结 福克斯发现,世界跨国大公司与中共政权之间的“经济恋爱”,似乎走到了终结四年前他就认为,这种不理性的关系是不会持久的,他也不清楚结局会是什么凭新闻记者的直觉,他觉得中国的经济自由与政治压制的混合,是在酝酿一种会爆炸的可燃物品当然,到今天,许多人还认为风景这边独好;但更多的人们认为,掩盖越完善、越扎实,掩盖不住时的尴尬越大 恋爱关系的终结,从寄希望于从中国消费者身上赚钱的西方公司美梦破灭开始这些公司发现,从西方消费者身上赚到的钱,流入中国很容易,但要这些钱再流出中国,就要困难的多航运成本的升高,让人们突然意识到,从数千英里之外的中国给本国市场供应商品,风险太高等到资本主义的老板想要赚共产主义者手中的钱时,与中共官员的合作,就开始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七年之痒 从二零零二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的接收国开始,到今年为止,刚好七年过去了“七年之痒”(Seven year itch)的说法,似乎又一次在经济和企业管理中得到了验证 “ 七年之痒”是说,人们通常在相隔七年之后,会重新评估其人际的社会关系,包括男女关系、婚姻关系在西方社会有一段时间,一般的婚姻只能维持七年,“七” 的数字就是从那里来的当然今天可能还要短一些说来有趣,有人甚至认为,这个“痒”可能不只是语义学上的,而是物质上的,也许真有双方之间皮肤状况、寄生虫、和两性关系类的疾病的原因,导致人们的发痒、挠痒、排斥和失和 〈七年之痒〉还是美国艳星玛丽莲·梦露主演的一部电影的名字,人们记得的梦露在纽约街头裙子被街道下面的地铁通过时的风卷动起来的照片,就是在这部电影里出现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九三零年代的大萧条期间,美国社会的离婚率曾经很低,但那是因为那些要分手的人们觉得干脆就离弃、放弃更加容易、也从经济上更划得来发人深省的是,投资中国的许多韩国企业,最近黯然离开中国时,也是选择了“离弃”、“夜遁”的路线 避免“痒”的策略 心理学家们在探讨如何避免“七年之痒”的时候,提出了许多策略策略之中,有一条是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草率行事;还有一条是调整期待,因为过高的期待会与现实形成不可接受的反差 “过高的期待”是怎样产生的呢它的根源其实就是中共关于中国经济的谎言;而“清醒的头脑”的丧失,也同样是中共的功劳,其拉西方政府和企业官员下水的手段,从美国司法部目前要加强打击商业贿赂的行动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早在三十年前,美国国会就通过了《海外腐败行为法案》(FCPA)但这个法案基本上来说,长期处于尘封的状态,没有怎么运用但是在近年来,司法部开始加强对跨国企业海外商业腐败行为的调查目前正在接受调查的公司有一百多家,远远高于去年两年前,电信设备巨头朗讯(Lucent)公司为来访的中国电信企业高管参观旅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费用,但没有准确的纪录朗讯为此不得不缴纳二百五十万美元的罚款 十年之昧 说起美国企业高层被中共拉下水,而出现福克斯所描述的“不顾原则、卑躬屈膝”,“近乎小狗般的痴迷”,我们还可以往前再推几年,“七年之痒”之上,可能有“十年之昧”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西方政府和企业对此哑口无言这十年之间,基本是就是昧于良心、充耳不闻,如摩托罗拉、德国大众;甚至与狼共舞、为虎作伥,如思科系统、雅虎搜索等公司 从企业中低层管理者、在职攻读工商管理硕士(MBA)的学生们对中国迫害法轮功一事的看法,就揭示出许多根本性的问题几年来,在对MBA研究生班的几百名学生的调查中,虽然大部份美国经理人立场鲜明,坚持较高的道德理念,明确反对歧视性的立场,但总有那么5%左右的经理人,在原则问题上模棱两可或准备让步,只要在中国有利可图,就会违背自己的道德观念行事,宁肯陷入道德上的进退两难,也不要被关在中国市场之外 现在,世界经济处于衰退之中,裸泳者不得不尴尬现身不管是意识到了七年之痒的,还是十年来愧对良心的,